in 行走的樹苗

写给颓废的美丽

曾经,觉得自己生活得苦。曾经要早起出操,曾经害怕迟到,害怕站在教室门口面对老师的铁面孔和同学来来往往的、并无恶意的玩笑和眼神。后来,就害怕考不上大学,再到害怕挂科,甚至害怕找不到工作或者到不了心目中的地方。当然,也曾害怕不被人喜欢、害怕失恋,害怕丢掉哪怕是一段鸡肋的关系。再后来,害怕生病,害怕毕业,害怕面对一个长大的自己和长大的世界。

一路害怕着,也走到了现在,并未缺胳膊少腿、并未流落街头。反而,恰恰相反。

经过了一个又一个不得已的突击,竟也顺利一路升学,直到成了博士、直到跟了自己想要的导师、学着想学的东西、呆在想要的地方。生过病住过院,除却多了一份经历、尝了那么一丁点儿皮肉之苦,也真的什么都没有失去。于是就到了眼前,需要什么就有什么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。一种曾经梦想过多少次的生活,一种在他人的相簿或者日志里看起来多么美丽的生活,一种有自由、有文艺,仍然也有希望、有未知、有方向的生活,一种风平浪静但不失甜美的生活。都有了。然而,不是又害怕了么?

害怕当自己已经获得了这些想要的东西,然后再去追寻些什么呢?对于一个并不那么追求名牌或者物质的我,已然是拥有了足够满足自己的丰富。甚至都想不起来还需要买些什么呢?那么要追寻一下千百年前的古人的世界?还是东西方智慧的源泉?这些东西,追到感觉自己太过渺小的时候,也便容易丢失力气、容易停下脚步、容易东张西望。于是,在惯以为的物质和精神两个世界,眼下是达到了某一个临界点,不高、也不那么低。我幸福了,便颓废了。

我们常常挣扎在过多的欲望和过少的获得之间,我们称之为痛苦。为了避免这种情绪的产生,我们尝试着学习“知足常乐”的精神。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一个标准,于是,我相信,很多人都会有那么一段或几段时光在人生当中停留在我此刻的阶段。我们协调自己的贪心和努力、我们化解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,我们为此纠结、挣扎,终于,有一天它居然达到了!真的是可以达到的。然后呢,我们就幸福了么?或许在那一刻,是的。然后呢,然后我们不知前方又该怎么走?继续维持这种平衡么?又该如何维持呢?不就是得先打破平衡本身,然后再走向下一次的平衡么?既然没死,我们的平衡点就不可能静止在那里,所以对它的维持和它要达到的维持平衡的状态这个本身就是过程,就是要破坏平衡。陷入这种幸福感的自己,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打破它?

曾经以为,自己想要的太多,困难的是为获得而必需的付出。现在才明白,付出不可怕,只是要多一点点坚持、一点点执着。我做得到。而更困难的是,如何去想要更多的东西。即使这个东西不需要太多的想象力,因为我不需要去设想一个与外星人见面的未来空间;但我需要那种贪心、那种欲望、那种想要占有更多东西的欲望,强烈的欲望!它可以物质、可以智识,哪怕什么都可以!这种颓废的美丽和幸福,请滚开吧,我不介意一个长达四五年的销声匿迹。请这样的美丽,滚开。

 

 

 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